鹿鹿鹿以枝

hiiiiiii

[长得俊]ur face

@不知此生 的梗!!我先作死开坑发个短小预告.大概会分上中下写完它ovo


房间的窗没有关上,早春的风微微地拂着一切,淡白天光占据着每个角落,给房门涂上了一层颜色。今天的天气很舒服,总是吐槽好天气只在工作日出现的林彦俊表示欣慰,想象一波尤长靖轻柔地抱着自己,嘴边的话语像蜜糖一下滋润着自己的心,带着撒娇的意味,又秉承着不能赖床的意愿,“林彦俊...你抱我起来。”

然而,现实是骨感的。

“爸爸!!!!爹地说每天早上要在九点前起床的,你怎么还不起来!!”一张白皙的小脸蛋伴随着与生俱来的清澈声音在林彦俊眼前突然放大,嗯..女儿的声音倒是很好地继承了尤长靖的基因,提神醒脑。林彦俊两手抱起女儿举高高,听到她清脆又有点软软糯糯的笑声才把她放下。

林彦俊和尤长靖的生活在四年前闯入了一位小仙女,两人将女儿的昵称取为小柚子。不同寻常小朋友的是,小柚子生下来就非常好看,“真的一点都不浮夸,柚子刚出生的时候白到我感觉自己抱着一团面粉!!”全球第一柚吹陆小芙说道。随着年龄的增大,本来有些许婴儿肥的小脸的侧脸线条变得细腻,一双眼睛顾盼自如,深褐色的头发带着光泽,粉雕玉琢这个词用来形容小柚子是在合适不过了。

林彦俊看到尤长靖斜靠在房门,酒窝似乎更深了,而后者则是故作生气,指着房间里的钟,“还有几分钟到九点呀小柚子”看着自己甜心爹地似乎有点不开心,急忙甩锅“是爸爸拖来拖去都不想起床 我有好好听话喔!!爹地快收拾爸爸!!”便一溜烟冲去洗手间自己刷牙洗脸。

哟你这个小机灵鬼。

而林彦俊大帅比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亲了甜心一口便也一溜烟冲出去刷牙洗脸。

..哟你们这两个小机灵鬼

[长得俊]花吐症。

不是鸡米花 我很正经的:)

 开头可能有些许玻璃渣.但是相信我.结尾甜甜甜!!
——————————————————————————————

对着满桌的设计稿,尤长靖觉得很烦躁,白玉般的手从笔杆上离开,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顶住了,不只是喉咙,尤长靖觉得整个胸口都是闷闷地,想打嗝都打不出。


也许是因为天气闷热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吧,真烦,什么事情都不顺,尤长靖想。


“咳..咳咳咳咳”突如其来的咳嗽让尤长靖急忙捂住嘴巴,生怕唾液弄脏了设计稿,喉咙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东西涌出,不适感让他的脸变得通红,像是要咳出血来,将手掌摊开,几朵显得尤其显眼的粉色樱花缓缓落地,叠瓣的花瓣粉的是那么的恰到其处。


可尤长靖不为樱花的到来惊叹,他闭了闭眼,往落地窗外望去,现在是正处于盛夏的七月, 天上的云彩仿佛被太阳热化了而消失不见,天空是那样蓝,是尤长靖喜欢的天空蓝。他喃喃道:“不可以..”


本不是樱花该盛开的季节。


本不是喜欢的情感该到来的时候。

 

林彦俊现在是炙手可热的明星,尤长靖是他的“御用”造型设计师。林彦俊出道两年时前来拜访这位被誉为“天才”的设计师,尤长靖一开始不愿见的,活动已经够多了,哪还有时间腾出来见人呢?


可对方似乎没有放弃每一个可以见到他的机会,终于终于,在后台成功见到了人。


被媒体调侃永远冷着脸的林彦俊对着尤长靖的笑容发射几乎没有停过,连经纪人都吓一吓的那种。而尤长靖表面冷冷淡淡的,实际上把所谓腾不出来的时间全挤出来了,跟林彦俊合作的认真还是努力在线的,不只是因为职业道德,更是因为林彦俊。


尤长靖和他一起相处,每天都有不同的灵感迸发,林彦俊似乎有魔法吸引着尤长靖,定制好的衣服几乎不用因为试穿问题而多做修改。


他的酒窝应该真的有酒吧,尤长靖想,反正自己已经沉醉其中了。


尤长靖发现自己已经被林彦俊抓得死死得了,不管对方多么赖皮,他都能及时把最好的给他。这段时间也一直为他设计戏服,昨天尤长靖接到他助理的电话,说是要谈服装的事,他答应了,在约定地点等了三个小时,没有人。


而在次日早晨,有媒体拍到了林彦俊与其师妹出入餐厅的照片。

 

放不下是因为杯里的水还没有烫手,但慢慢感觉到烫了,也不能忍痛了。尤长靖觉得什么灵感都消失不见了。

 

看着地上一朵又一朵的粉色樱花,尤长靖的手不自觉的拨通了林彦俊的电话,很想问他昨天为什么没来,很想问他昨天被媒体拍到的事,很想问他,你喜不喜欢我。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林彦俊低醇的声音在他耳旁想起,十秒钟,尤长靖都没有说话,只有淡淡的呼吸声,他只是想听听林彦俊的声音,理智及时回归,尤长靖急忙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十分钟后,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也听到了林彦俊用备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尤长靖没有去迎接,也没有去阻止,只是默然起身用被子把花瓣盖住,喉咙又有了奇怪的不适感。


林彦俊看到尤长靖的脸色苍白似纸,双手扶着对方的肩膀,“怎么了,电话通了也不接?”尤长靖的“没”字还没出口,开始剧烈的咳了起来,大朵大朵的樱花被吐出,在白色的地毯绽放着,尤长靖只能忍着不适吐出一句话:“你出去..不要过来。”


林彦俊少有的没有听话,抱着尤长靖不给对方反抗的机会,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怎么不告诉我?”蜻蜓点水的吻令尤长靖不再咳嗽,而林彦俊的脸上有着止不住的笑意,而后者则是一把推开对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林彦俊向对方发射了酒窝微笑,“我知道,我喜欢你啊。”


“林彦俊,耍我很好玩吗?”本来就不习惯拥有表情的脸上此刻更加冰冷,“从一开始,你缠着要见我,我见了。再之后,你需要的礼服都是在时间根本不充足准备的时候拜托我,像在下发任务一样,最后拿一个蛋糕来所谓的感谢我,我也认了。


昨天你助理打电话跟我说戏服有要讨论的地方,我也推了工作去见了。结果呢?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就这样耍我啊?林彦俊,我也是一个人,我麻烦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撑不下去了…”

 

“好不好…”本来冰冷的语气突然委屈起来,他的嘴张了一下,终于没有再说出话来,早在眼睑内积蓄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林彦俊的心像是被灌满了冷水,或是被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他将尤长靖再次拥入怀里,下巴不偏不倚地搭在对方的头上。


尤长靖感受到了已经许久没体会到的温暖拥抱,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无声落下。林彦俊知道自己的衬衫必定湿透,还是如此地拥抱着他,轻吻他的发旋,一些情愫在空气中无声弥漫。

 

待尤长靖的情绪渐渐稳定,林彦俊才慢慢说道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练习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没有什么安全感。你当时已经是鼎鼎大名的设计师了,站在镜头前的你很从容镇定,解说时的自信与逻辑思维的缜密让我更加想靠近你,而最好的方法就是与你肩并肩。


社会就像一个圆锥越接近顶峰,半径就越小,彼此就越容易接触到。我就没有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在一次考核得到了出道的机会。我想,在努力几年甚至十几年,我就可以慢慢向你走去了吧。”

 

语毕,林彦俊怀里的人并没有抬起头,只是呼吸变得急促了,闷闷地说“然后呢,这么仰慕我又欺负我,林彦俊你有病吧”说罢还用眼神划过林彦俊的脸,脸都快鼓成包子了,尤长靖继续心安理得地把脸藏在对方的怀里。


林彦俊憋笑,这个小朋友怎么这么可爱,道“抱歉啦,原本我只是想不断找借口见你的,谁知你次次都答应我的要求,是我的方式错了。”然后捏了捏怀里人儿的脸,“还鼓着脸呢,现在你都知道我喜欢你啦,你要不要答应我?”

 

“切,那多不好啊,你不是昨天才搞定小师妹吗?”尤长靖只是想皮一下,真的,被扔到床上的时候他就马上后悔自己的多嘴了。但林彦俊先生一点都不罢休,非要尤长靖在嗯啊之间说出“喜欢你”才认可。

 

“喜欢我吗?”



“…林彦俊您可闭嘴吧。”


END.

[长得俊]植树节奇遇记。变小梗

私设:香蕉娱乐自己出道.ooc属于我.长得俊属于你们.

——————————————————————————————

趁着明天没有行程,想去打篮球打到凌晨四点的小尤同学被林彦俊拉着回宿舍,火急火燎地重回房间。


高茂桐听到房门“碰”的一声,表示没耳听也没眼看,只想快速离开是非之地,他才不会说刚刚瞄到林彦俊又在看一些有的没的,自己都抖两抖还去吓室友,简直没良心!!


忙内便抱着“祖国花朵不能被摧残”的心态开溜了。


房内,尤长靖和林彦俊对坐着,大眼瞪小眼(喂),时间静止了几秒,某甜心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想干啥。”制霸同学顺口道“想干你咳咳咳咳不是,作为队友,是不是应该帮队友分担痛苦!!”


林彦俊在尤长靖奶凶奶凶的眼神中收回了条件反射顺口的话,表示自己啥也没想只是想讲鬼故事。


尤长靖:哈?


于是乎,在月黑风高之夜,小尤同学瑟瑟发抖地抱着林彦俊的手臂睡着了,临睡前林彦俊想出去喝水冷静冷静都不行,被某甜心死命拉着衣摆,美其名曰“我怕你一个人出去会害怕”,前者憋笑。


月光悄然弥散,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已经沉睡的样子,他的脸在月光下显得十分柔和安静,小家伙即使在睡梦中也紧紧环着他,眉毛因为紧张而皱着,林彦俊轻轻将它抚平,嘴角忍不住地勾起小小的弧度。



计划通。


第二天一早,林彦俊是被拍醒的,他还没睁开眼睛便已感受到有一个人一直在拍他的肚子,而力度居然很轻。


“尤长靖饿到这种程度了吗”,林彦俊在心里默默吐槽。伸手想揉揉对方的头发,手没有感觉到毛茸茸的触感而扑了个空,往下伸低一些才如愿摸到人。


我去,人还能长矮啊?总算是睁开了眼睛,转头便看到一个长得白白嫩嫩的小孩子,虽然满脸稚气,说话还是毫不客气“林彦俊!!现在才舍得起来啊,我都不知道拍了你多少次了!!”奶声奶气的,尤长靖自己也有些许震惊。


待林彦俊看清楚小孩子的眼睛,更加确定他就是尤长靖的事实,而小孩子的反射弧出发后终于到达终点时,一袭高音冲破屋顶。


尤长靖紧紧抱着一团被子,他的衣服因为太大都当裙子穿了,小脸和熟透的苹果一样,泛着红晕。


陆定昊是第一个破门而入的,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了进来,“尤长靖!!!今天难得放假咱能消停会儿吗?现在才早上七点啊朋友,今天还是有机会给你后吼高音的答应我好吗!!!”


空气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林彦俊眼疾手快把奶团子用被子包裹好了,陆定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半晌,说道“现在年轻人的速度都这么快的吗?”


“闭嘴!!”小朋友经不起逗,脸红扑扑的。陆定昊带着微妙的心情走上去轻轻揉了揉小朋友的脸,无视掉对方恶狠狠的眼神,嘴角抽搐.“这个世界好玄幻啊。”


香蕉九人团团围住尤长靖,所有人就像受到电击一样,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眼珠瞪得都要掉下来了。


被围观的人可能是因为林彦俊抱得不舒服,拼命转身去林超泽的方向,而后者则是懵地一批接过来了。


林彦俊的脸好像有点黑,可能是因为震惊过度形成脑震荡出现错觉了吧,李若天如是想道。


陆定昊表示想上手抱抱小朋友,获得尤长靖一只后便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一只和小朋友玩着举高高的游戏,而两个人居然开心的很??林彦俊的脸好像又黑了一个度,显微镜本镜李若天在心里又添了一句。


到其他人一起上手,捏了一把尤长靖腰上的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尤长靖我看你还吃不吃零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捏起来都有手感了”尤长靖在一度混乱的场面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林彦俊在小家伙炸毛之前一把抱起他,对其他人说:“好了该干嘛干嘛去。


照顾了尤长靖小朋友一天的林彦俊不是很想说话,并在心里默默反省自己小时候不该调皮的,母上辛苦了。


今晚尤长靖还是交由林彦俊“保管",小朋友很容易就蹦跶累了,眼皮不受控制似的张张合合,林彦俊开玩笑道“你是不是因为听了鬼故事就变成小孩子啊,如果我现在再给你讲一个你是不是就变回来了?”


“…滚”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上,林彦俊醒的时候尤长靖已经变回来了,还坐在床边玩着手机,似乎完全没把昨天的事放在心上,还是那个音容笑貌,“诶林彦俊原来昨天是植树节!我居然不知道。”


“那现在补回来咯,你知道植树节除了种树还能种什么吗?”


“种什么?”


“种草莓。”

END.